7岁儿子放学走失至今 十堰夫妻俩寻儿16年守着旧房不愿搬家

“也许有朝一日,儿子能自己找回来”

时间:2018-01-10 10:02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走进小区大门,王广四的心再次坠入冰窟,一如周围的冰雪。

儿子丢失16年零9个月来,他每天走进小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同样的感觉,在王广四妻子魏玉华心里也有,但两口子始终不愿搬家。寻子无果后,夫妻二人一直守在当年儿子丢失时住的老房子里,期望着有一天儿子能突然自己找回来。

在等待与煎熬中,王广四和魏玉华希望2018年能有奇迹发生。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何利

放学回家后,7岁男童不知去向

如今,55岁的王广四已记不太清儿子的生日是哪一天,但就算做梦的时候,他也清楚记得2001年4月24日这个日子。那一天,7岁的儿子康康不见了,至今杳无音信。康康是王广四儿子的小名,大名叫王宇。

王广四夫妇都是东风公司系统的员工,事发前,他们的儿子在东风第一小学(原二汽机关小学)读一年级。学校到他们家步行只要十几分钟,一般情况下,每天下班相对较早的王广四会到学校去接儿子,但当时王广四的父亲刚去世约一周时间,忙完父亲的葬礼,一家人都累得够呛,于是在接送孩子方面有些大意。

“办完葬礼返回单位刚理顺手头的工作,本打算那天到学校去接孩子放学的,但因为工作上的事给忘记了。”王广四告诉记者,这一次的忘记,造成了他这十几年来的后悔与自责。学校放学时间是下午4点多,而当天王广四回家的时间是5点左右。

王广四发现儿子的书包放在沙发上,家里没人。妻子魏玉华在邻居家玩,王广四便跑到邻居家去找,他以为儿子跟妻子在一起。“邻居家没有,小区里也没有。”王广四说,他们两口子很快找遍整个小区,但没人知道王宇的去向。

“后来,二楼的一位邻居说,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在楼道里见过康康,这位邻居还给他雪糕吃,但他没接。”王广四说,他找了一圈再次返回家中仔细查看了一遍,发现门后面放着一个圆凳,“很显然,有人叫门,康康先是站在凳子上看了猫眼,然后开的门。”

因为这个细节,王广四认为是熟人将儿子给骗走了。但当天下午在楼道里见过康康的邻居说,看到康康时只有他一个人。一直找到晚上10点左右,魏玉华到派出所报了警。

到了半夜12点,守在家里的王广四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让他更加确信儿子被人拐走了。“对方打通我家座机后,只问了一句‘报警了吗’,我说报警了,对方便挂了电话。”王广四说,那个陌生男子的声音,让他想到了当天中午曾在小区里出现过的一个男人。

王广四告诉记者,事发当天中午,小区一邻居家来过一个陌生人,对方遇到王广四,还邀请他一起喝酒,但王广四没有参加。“后来我打听到这个人姓袁,是河南淅川县寺湾镇人,我还曾追到他的家里,但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王广四说,时至今日,他依然觉得那个姓袁的男子嫌疑最大。

漫漫寻子路,无数次无功而返

唯一的儿子丢了,王广四和魏玉华的生活顿时失去了方向。王广四跑遍了河南、湖南、广东、四川等多个省份。每一次,他都带着满满的希望出发,却无数次无功而返。

因为怀疑儿子被人拐到河南,这些年王广四去河南的次数最多。“事发后的大半年时间里,我几乎没上班,跟单位请假,四处去找儿子。”王广四告诉记者,单位领导热心,有一次还派了同事跟着一起去找。

2000年前后,王广四一个月的收入不到1000元,为了找儿子,他四处花钱刊登寻人启事。“在河南省的《大河报》,我曾连续登了一个多星期寻人启事,每一期500块。”王广四说,此外,在河南信阳等城市的媒体上他也登过寻人启事。

为了节省开支,王广四曾在河南一亲戚家借住大半个月,每天早出晚归,甚至步行穿梭于附近每一个村子,漫无目的地寻找。沿途张贴自己印制的寻人启事,见人就打听孩子的下落,但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在王广四家电视柜抽屉里,至今还有一大叠当年印制的寻人启事,上面印着王宇的照片和基本信息。由于那时候还没有移动电话,王广四在寻人启事上印了两个座机电话,一个是家里的,一个是单位的。再后来有了手机,王广四又重新印制了一批寻人启事。为了获得更多的线索源,王广四还在寻人启事最后打上悬赏2万元的承诺。

2001年那年,王广四接到不少电话,对方都称有王宇的线索。有好几次,他险些上当。“那时候只要听说哪里有孩子的消息,我立即就去,生怕去晚了。”曾经有一名男子在三堰客运站给王广四打电话,说发现王宇在宜昌。王广四立即跑到三堰客运站跟对方见面,并买好了去宜昌的车票。幸运的是,家人得知消息及时报警,最终证明对方是骗子。

在河南郑州、广东河源,王广四都遇到过类似的事。不过,在过去十几年的寻子路上,王广四也遇到过不少好人。有一次,王广四得知湖南衡阳有儿子的线索,立即坐车追到线索提供者所说的地方。

那是一个偏远山村,王广四带着一份刊登有寻人启事的《人民公安报》先去了当地派出所。“我去的时候派出所民警正在吃早饭,得知我的情况,所长连忙给我盛了一碗热面条。”王广四说,吃完早饭,所长和两位民警带着他开了一个多小时车赶到村里。

遗憾的是,这次衡阳之行依旧没有结果。

不敢换新家,希望儿子记得回家的路

寻子无果,王广四夫妇于2004年生了个女儿。如今女儿已上初二,王广四坚持每天接送上学。“我害怕再有啥意外。”采访中,对于儿子的丢失,王广四和妻子一直深陷自责之中。

王广四一家住在东岳路上一套两室一厅的老房子里,这些年早有了换房的条件,但他们始终不敢搬新家。“当时他7岁,应该记得家里的一些信息,希望他有一天能想起回家的路。”王广四说,守在老房子里等待,是他最后的希望。

儿子丢失后,王广四夫妇无心打理家务,整个屋子有些凌乱,“实在没心情收拾。这些年也没再装修或翻新过,墙都没刷过,整个家里还是康康走时的样子。”王广四说,客厅里的墙上,还留着儿子以前用彩笔画的涂鸦。

当年儿子住的房间,如今给了女儿。书架上堆着女儿的书,魏玉华将儿子的物品藏在柜子里。一个小书包里,装着康康当年的作业本和书,还有一个锈迹斑斑的铅笔盒和一条红领巾。铅笔盒里放着两支用过的铅笔,一张字迹歪歪扭扭的课程表,那是康康用铅笔写的。

“跟儿子有关的东西,全都不敢放在外面,一看到心里就难过。”魏玉华说,以前儿子每年过生日,她都会去买个蛋糕,现在他们两口子都在刻意忘掉儿子的生日,因为“不敢想”。

儿子失踪后,王广四的烟瘾变得越来越大。“一天两包烟都不够,只能靠这个缓解心中的思念。”王广四说,还有就是看电视。每当夜深人静无法入睡的时候,他就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不停地抽烟看电视,借助电视机里发出的声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王广四曾看过两期中央电视台的寻亲节目《等着我》,后来不敢再看了。“每一个寻亲案例,我都会想到儿子,也不知道他这些年过得好不好。”王广四说,他看电视的时候,刻意不看类似的节目。

采访中,王广四从柜子里翻出两张康康的照片,一张大约是康康3岁时拍的,康康额头上点着一个小红点,手里拿着一个玩具模型的大哥大,满脸笑容;另外一张是5岁拍的,康康穿着一件格子上衣,脚上是一双棕黄色皮鞋。

“你看我儿子这张照片多帅。”王广四指着康康5岁时的那张照片,回忆着儿子小时候的趣事,“康康跟他姑姑家的儿子晨晨同年,平时遇到一起就打架,他应该还记得。”

说起过去的16年零9个月,王广四夫妇感受最多的是“煎熬”。他们无数次在睡梦中与儿子相见,醒来却是婆娑的泪眼和无助的现实。

“这几年做了好几次DNA采样,总希望有一天能起作用,把儿子给找回来。”王广四说,每次看到网上有通过DNA找到亲人的新闻,他的心里都会再次充满希望。

据介绍,王宇丢失时身高1.2米,左眉毛处有一条陈旧伤痕,嗓音沙哑,皮肤较黑。如果你有相关线索,请及时与本报记者联系,电话:18062186223。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dafa888.casino黄金版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