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私有化"背后现28岁实控人 其父为煤老板

时间:2017-12-18 11:49 来源:新京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原标题:乔家大院的“烦恼”)

一则网传信息,把乔家大院推上了风口浪尖。近日,一则网传视频称山西祁县政府将乔家大院卖了21亿,激起乔家堡村居民抗议,令乔家大院引发外界关注。祁县政府方面出示的文件显示,该情况与乔家大院景区体制改革没有关联。在当地参与民众看来,他们初衷是集体前往乔家堡旧宅“怀旧”,而乔家大院景区工作人员一时未有放行。

2016年,乔家大院实施改制,运营开发景区的乔旅公司控制权被当地民企拿下,今年乔旅公司登陆资本市场,乔家大院开发大幅加快。在此背后,乔家大院的新主人倍显神秘,为一名28岁的当地小伙。记者调查了解到,小伙的父亲为晋中知名煤老板唐银龙,在当地声名显赫、人脉广泛,与晋中首富杜寅午等也存在联系。

乔家大院改制:国有控股变国有参股

由于《大红灯笼高高挂》、《乔家大院》等多部影视剧在此取景,乔家大院驰名中外。乔家大院位于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乔家堡村,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间,为晋商乔氏家族所建,被誉为清代北方民居建筑史上的一颗明珠。

一年多以前,这个“中国第一大院”实施改制,在媒体报道中被称为“私有化”。近日,一则“乔家大院卖了21亿,周边居民抗议”的视频将乔家大院再次推至台前。

12月15日,祁县政府方面向新京报记者出示的一份落款为祁县乔家大院旅游区管理处的文件显示,12月9日,部分乔家堡居民在景区停车场门口聚集的情况,祁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专门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并成立了相关工作组。经初步调查,该情况与乔家大院景区体制改革没有关联,详细情况有关部门正在排查核实中。当日,新京报记者来到祁县政府并向相关宣传人员表达采访诉求,截至发稿尚无回复。

在牵涉相关方看来,21亿出售是传言。对于所谓21亿出售的消息,乔旅公司总经理宇文峥明则明确表示,“我们要举报制造这个新闻的人,制造谣言的这个人。”

据乔家大院景区开发商山西乔家大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乔旅公司)转让说明书显示,2015年底,祁县人民政府下发《祁县人民政府关于山西新祁旅游有限公司<企业国有股份转让方案>的批复》,原则同意山西新祁旅游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山西乔家大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77.5%股份中的45%的股份。

2016年3月17日,晋中市产权交易中心交易厅召开竞价会,由山西景世恒华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5220万元竞得乔旅公司45%国有股权。2016年3月18日,祁县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向晋中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了本次股权转让的情况说明,同意股权变更。

根据公开转让说明书,本次转让前,祁县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通过山西新祁旅游有限公司持有乔旅公司77.50%股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2016年3月17日,景世恒华取得新祁旅游所持公司45%的股权,股权转让后,乔旅公司由国有控股变为国有参股。民营企业对乔家大院的控制权就此确立。

据媒体报道,2007年12月,山西祁县政府联合两家民营企业成立了山西乔家大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乔家大院所有权归县政府,分离出来的经营权入股归新公司所有,新公司经营期限是20年,景区门票收入全部归新公司,新公司每年向祁县政府交付“文保管理费”1000万元。

但据当时媒体报道,该意向书引起了祁县百姓和乔家大院职工的质疑,职工们认为“县政府贱卖了乔家大院”。2008年1月,山西省政府对祁县政府《关于祁县乔家大院经营权委托管理的请示》做出批复:认定祁县政府转让乔家大院经营权的意向属违法行为。

时隔近十年,乔家大院终于在2016年实施改制。据祁县政府相关人员提供的材料,2015年12月10日,祁县政府与相关民企签订的共同开发乔家大院景区协议书中明确规定,国保单位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即“在中堂”不在改制范围内。

上述材料显示,乔家大院景区由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在中堂”,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0年恢复建设的三堂一园(德兴堂、宁守堂、保元堂、花园)和昌源河国家级湿地公园组成。实施改制的乔旅公司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其只拥有上述三堂一园。

一位乔家堡村民对改制过程中作出这一区分表示,“在中堂是乔家大院景区的核心组成部分,文物众多,将它单独划出的用意正是为了保护文物。三堂一园给了民营企业,也有利于更灵活地进行开发。”

祁县政府人士向记者提供的材料显示,2016年4月,乔家大院景区完成改制重组工作,当年游客人数和门票收入同比分别增长27.32%和64.7%。同时,启动了旨在提高景区知名度、美誉度和影响力的总投资达30亿元的旅游综合体开发项目。

今年9月,乔旅公司以871666的代码在股转系统挂牌公开转让,标志着其正式登陆资本市场。

据当地媒体今年8月报道,乔旅公司一高管称:“在改制之前,乔旅公司是亏损的。我们接手之前这个企业亏损3000万元,经过我们一年改制后的运营,去年年报数据体现了我们盈利500多万元。”

乔旅公司的经营好转与当地政府的支持分不开。

据公开转让说明书披露,祁县政府考虑到公司在国有控股期间承担了大量其自身正常企业经营活动以外的债权债务,故与公司协商一致,将公司非经营性债权债务打包剥离至全资国有公司乔缘公司,作价1.13亿元。

“本次债权债务剥离后,公司的财务状况及持续经营能力得到较大改善,”乔旅公司称。

根据转让说明书披露,乔旅公司2015年度、2016年度营业收入分别为3151.6万元、7422.9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265.6万元和492.1万元。

依托乔家大院,村民关心收入来源

12月15日,晋中一位旅游景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论是国有还有民营,景区开发要解决两个问题的平衡,一个是实现文物保护和经济效益的平衡,另一个是景区发展和本地民众就业发展的需要。

对于乔家大院和乔旅公司的股权变化,多位当地村民表示并不知情。

12月14日,大雪过后,新京报记者来到乔家大院景区,沿着景区大门的街面大部分正处于施工状态,剩下没有拆迁的饭店、宾馆有少数几家开门营业。

昔日乔家大院所在地乔家堡村,如今已被围上高墙。在乔家大院北部,坐落着一片楼房组成的闭合式小区,这就是乔家堡村村民目前的住处。

老王在外面打了十几年工后,前几年回到乔家堡村,进了景区工作。“去年我五十岁,去景区里打扫卫生干点活,岁数刚过了五十,景区就不要我了,现在一直在家待业。”老王说,“村里像我这样待业的中年人非常多。”

乔家堡村民陈先生在乔家大院商业街摆摊。他告诉记者,以前村里有四五百户的村民在商业街有摊位,开发商进来后,商业街不断被压缩,现在只有一百多米长,剩下一百个摊位。

“以前在现在的商业街摆摊,是按照村里每人给半米长的路面来划分,一家四口的地方刚好摆个小摊。前些日子我们听说开发商要拆掉商业街,重新修建高档次的街面,到时候我们就很难进去了。”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对于商业街的面积压缩问题,乔旅公司总经理宇文峥明表示,商业街是历史的产物,最终会取消的。

按照陈先生的计算,以前景区边上最多有五十家饭店宾馆,一家按7个人算,就是三百多人;商业街多的时候有五百个摊位,一个摊位两个人,就是一千人。“这还不算其他给景区做服务的村民。村里一共人口才三千,大半个村都是靠乔家大院生存。”

一位村民表示,目前景区周边因为拆迁,只剩下十几家饭店宾馆,商业摊位只剩下一百多个,现在最关心的是收入来源。

“县政府多年规划,进行拆迁,景区周围六百多亩地原来都是村民的地,现在出让给我们了。”宇文峥明表示。

多位村民表示,去年老百姓的地被收回,一亩地价格三万多。

当记者向多位村民请求出示土地变更的相关协议时,他们均表示只有一份协议,不在村民自己手中。就拆迁补偿价格和相关协议,新京报记者向祁县政府宣传部门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祁县政府人士向新京报记者发来的材料显示,乔家大院景区的提档升级,带动和促进了当地第三产业的发展,提高了百姓收益,赢得了广泛认可,获得了群众满意。

就景区发展问题,记者向乔旅公司总经理表达了采访请求,对方表示不接受采访。对于如何实现乔家大院景区开发和乔家堡村民就业发展的平衡,新京报记者12月15日来到祁县政府并向相关宣传人员表达采访诉求,截至目前尚无回复。

神秘股东:实控人父亲是煤老板

相比乔家大院的极高知名度,开发景区的民营老板在媒体报道中显得较为神秘。有媒体将之称为“毕业3年待业半年27岁小伙6000万 买下 乔家大院”。

据乔旅公司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公司控股股东为山西景世恒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唐凯。唐凯通过山西景世恒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景世恒华)间接持有公司股份3200万股,占总股本32%,可以实际支配公司股份表决权超过30%,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乔旅公司公布的唐凯简历显示,1989年12月生,2009年9月至2013年6月,在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工程大学学习,取得本科学历。2013年6月至2014年12月,在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第某师担任排长;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待业。截至转让说明书出具日,其在北京凯睿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在北京日升昌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担任经理、法定代表人;在上海金德影业有限公司担任董事;在山西乔家大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董事。

乔旅公司公开转让说明书确认,唐凯的父亲是唐银龙。据新京报记者在晋中采访了解到的情况,唐银龙为当地煤老板,上下人脉广泛。

唐凯和唐银龙的主要公司位于晋中的华都大厦,该地地处晋中市中心龙湖大街与定阳路交汇处。12月16日,新京报记者来到这里看到,除了华都集团总部部门外,这里还有唐银龙旗下的榆次华晋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华晋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华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企业。

据公开招聘信息显示,晋中市华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山西华都集团的母公司,集团公司是一家集房地产开发、旅游开发、煤炭销售、餐饮服务、金融投资、幼教事业、养老服务于一体的综合型公司。新京报记者向华都集团方面表达了采访诉求,截至目前未有收到回复。

根据榆次区政府官网2011年刊发的《唐银龙——出海蛟龙逐浪高》文章,唐银龙被描述为“如一条出海的蛟龙,纵横商海”。

上述文章称,唐银龙1964年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家,曾做过学徒工,当过小老板,下过江南、闯过东北。2001年临危受命,将一个濒临倒闭的集体煤矿改制为年产能30万吨的标准化矿井。2010年,他旗下的各企业共为榆次创造利税高达4400万元,五年翻了三番,创造了“财富奇迹”。

2012年,唐银龙以山西煤运集团晋中紫金煤业有限公司(简称紫金煤业)董事长身份出现在媒体采访中。

工商资料显示,紫金煤业的股东阵容豪华,第一大股东为山煤运销集团晋中有限公司,为山西主要国有煤炭集团之一。第二大股东为美锦能源集团,为山西首富姚氏家族旗下企业。第三大股东为晋中瑞森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7.5%,执行董事即唐银龙。

公开信息显示,紫金煤业成立于2010年7月8日,是经山西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领导组办公室批准的资源整合矿井,由原晋中市榆次泽森煤化有限公司、原晋中市榆次区杨庄煤矿有限公司(已关闭)和部分新增资源整合而成。

工商资料显示,榆次泽森煤化有限公司为唐银龙旗下。这意味着,在2008年开始的山西省煤炭国有化整合浪潮中,唐银龙手中煤矿也被收购,诞生了紫金煤业。

唐银龙在晋中资本圈人脉广泛

通过榆次泽森煤化有限公司,唐银龙和晋中首富杜寅午产生了联系。

工商资料显示,杜寅午在该公司担任董事。此外,唐银龙也曾出现在杜寅午旗下的四川田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名单中。

12月14日,一位晋中消息人士告诉记者,杜寅午在晋中人称杜二子,做超市起家,在当地能量非常强,他后来涉足房地产,也尝试过去四川拿地。

12月15日,晋中市多位政府系统人士告诉记者,唐银龙在晋中上下各界的人脉非常广。除了杜寅午之外,他还和山西千朝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郎建东就乔家大院景区项目合作。郎建东是介休人,原来也是干煤矿的。

在唐银龙之子唐凯入主、乔旅公司实现民企控股之后,乔旅公司还引进了新股东。

2016年8月,乔旅公司引进外部投资者,景世恒华增资1400万元,北京水木华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增资2300万元,北京新星艺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增资1200万元,北京星睿天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增资1100万元。

增资完成后,景世恒华持股32%,继续保持第一大股东地位;水木华光持股23%、新星艺达持股12%、星睿天诚持股11%;原实控人祁县国资委,仅通过新祁旅游持股13%,位列第三大股东。

工商资料显示,水木华光和新星艺达均成立于2016年7月,注册地址相同,水木华光由自然人张四平设立。唐凯在北京日升昌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在该公司出资人中,也有一个名为张四平的股东,占股3%。

除了唐银龙之子唐凯一方和国资之外,乔旅公司还有一个股东名为盛富泛亚集团有限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盛富泛亚法定代表人为单九良,即泛亚400亿兑付危机的主要涉案人。据昆明市政府2016年6月通报,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单九良等1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

乔旅公司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表示,该公司目前无法联系到盛富泛亚及其股东,主要原因是单九良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编辑:叶岚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dafa888.casino黄金版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